因此,王伟所在的职业院校以“作贡献、谋发展”的思路加入了试点工作,在没有得到“一带一路”人才培养基地项目资助之前,先自己出钱、出人到赞比亚开办分校,为当地的有色金属企业员工做培训。

随着职业院校“走出去”项目和参与院校数量的增加,宋凯将现有的形势描述成“野蛮生长”。注意到迅猛的涨势之后,从事和关注职业院校国际化办学的人们开始思考,中国输出国门的职业教育“要不要”“能不能”统一标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