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可以给所有加密数字货币都买一份五年期的看跌期权,我乐意去做,但我永远不会花分毫做空。”

自康熙年间至道光年间,同仁堂也曾几度衰落。